吴晓波:区块链草根狂欢时代结束 但区块链经济

吴晓波今日撰文表示,过去的区块链狂欢建立在三个前提下:

投资机会的金融衍生化,似乎在让每一个人都有机会分享到科技变革的红利,但在事实上,它更多的属于投机做局者的圈套。散户化的区块链热将造成本年度最大的投资笑话。

1. 没有人会否认区块链的革命性,大家都认为它是未来信息化革命的下一站,所以人人都希望自己成为进入那个新世界的第一批移民;

1

2. 与那些只跟精英资本和企业有关的技术不同,区块链与交易有关,人人都可以去购买比特币或其他的空气币然后通过投机获利,这种人人能参与的游戏规则很容易点燃贪婪的烈火;

我第一次听到区块链这个名词,是在2016年的7月。

3. 第一批在这个交易中获利的并不是所谓的精英或专家,而是那些大胆的普通人。这三个基本特点,再加上广袤的中国人口和缺乏监管的土壤,所以中国成为了全世界区块链市场最狂欢的一个国度。

企投会一期学员、安存公司董事长徐敏对我说,他的公司新组建了区块链研究组。“这个技术可能改变世界。”徐敏用很亢奋的口吻对我说。

图片 1

图片 2

随着上周开始的大整顿,中国区块链市场的草根狂欢时代大概结束了。区块链经济并不会随着整顿而熄灭,相反在未来一段时间中,他将跟越来越多的产业相结合,诞生全新的商业模式。

安存是一家致力于提供证据留存、获取和管理等法律服务的互联网运营商,简单地说,你在互联网上发一份邮件给生意伙伴,如果用安存的服务,它会即时地保存下来,在日后可以作为法庭的呈堂依据。如果用上了区块链,就能够在技术上彻底保证所有信息的不可更改性。

在接下来的一年多里,至少有两次,区块链如此地逼近我的工作。

一次是在2017年的7月。一位蓝狮子的前同事发了我一份项目白皮书,说要做一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社交产品,请我当顾问。他把这个产品放到ICO平台去做众筹,据说很快筹到了上千万的金额,但也迅速地引发了激烈的网络攻击。我的这位前同事,被迫在正式ICO前终止了项目。

我第一次十分惊奇地目睹了一个隐蔽而疯狂的市场。

图片 3

还有一次是8月,一位很有天份的90后创业者找到我,说要做一个“基于区块链的全球自由内容娱乐体系”,问我有没有做天使投资的兴趣,他很认真而且斩钉截铁地对告诉我,未来的世界一定属于区块链。彼时,各种ICO神话正喧嚣尘上。我想了两天,还是婉言谢绝了。

十年以后——也许用不了那么久,我会在这里再写一篇专栏,后悔错过了投资下一个马云或马化腾的机会。

不过,此时此刻,我觉得自己并没有错过什么。

2

区块链,总是与比特币相提并论。

2008年10月31日,一名叫“中本聪”的人在一个密码学邮件群组中发出电子邮件,宣称,“我一直在研究一个新的电子现金系统,这完全是点对点的,无需任何可信的第三方。”他推出了一个以比特币为交易货币的新体系。

而区块链,就是比特币的底层技术。

图片 4

信息专家们把区块链称为是创造信任的机器。他们描述了在不久的将来会出现的景象:所有的电子合同嵌入数字代码,并存储在透明的共享数据库里,在那里,他们被保护,永远不被删除、篡改和修订。在这个场景中,我们每一个人在互联网世界里进行的每一份协议过程,任务和付款都将可以被识别、验证、存储和共享。

在区块链的系统中,参与者无需了解其他人的背景资料,也不需要借助任何第三方机构的担保,或者保证。也就是说,现有的互联网模式将被替代,一切的中心化平台都可能消失,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组织,机器和算法将自由的彼此进行。

再极端地说,当区块链时代全面到来的时候,也许将没有Facebook,没有微信和QQ,没有淘宝,当然,也没有“绿坝”——这当然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甚至,现有的国际货币体系将被改写,“国家”——在信息学的意义上也可能要重新定义。

正因此,区块链被看成是继蒸汽机、电力和互联网之后的第四次技术大革命。

图片 5

现在的问题是,这个大革命与你我有什么关系?

再或者说,它是谁的投资机会?

3

本文由彩世界时时app发布于金融科技,转载请注明出处:吴晓波:区块链草根狂欢时代结束 但区块链经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