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龙:取缔余额宝折射利益固化思维

  陈志龙

  伴随着余额宝业务的快速扩张,针对互联网金融的各种声音开始出现。其中,央视一财经评论员在上周末的一席话引起各方瞩目:“余额宝哪里只是冲击银行?它冲击的是全社会的融资成本,冲击的是整个中国的经济安全。”“当余额宝和其前端的货币基金将2%的收益放入自己兜里,它就成了趴在银行身上的‘吸血鬼’,典型的‘金融寄生虫’。它并未创造价值,而是通过拉高全社会的经济成本并从中渔利。它通过向公众输送一点蝇头小利,为自己赢得了巨额利润,同时让全社会为之买单。”这位评论员甚至号召要取缔余额宝,云云。

  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创新是一个国家的灵魂和发展的不竭动力。面对新技术革命的挑战,胸怀有多广,未来就有多开阔。“取缔余额宝”所引发的滔滔民意,是对打破金融牌照垄断和对金融创新更大空间的呼唤,也是对旧的利益固化的藩篱的冲击

  当晚,余额宝方面即通过一段卖萌而又委屈的道白,告知央视的“评论员老师”:其实它的收益并没有那么高,只有千分之六左右。无端把人家的收益放大若干倍,自然也引起公众对“评论员老师”的嘘声一片。南京大学商学院的一位博士后研究员说,以余额宝为代表的“各种宝”,没有传统的金融牌照,没有自身的金融工具和手段,只是通过信息技术手段,在物理形态上动了传统银行分销渠道的一块“奶酪”,把储户零散的低息资金汇集起来,打通了与货币市场基金的隔离,让散户分享了过去只有垄断牌照拥有者才能分享的“机构银行间市场收益”。在这个循环中,资金只是从A银行流入到B银行,或者从ABCD多家银行分散的储蓄存款归集成另一家E银行的基金类同业存款,肉烂在锅里。在这一过程中,储户过去利率趋零的低利息实现了高收益。难怪许多工薪阶层吐槽说,在余额宝里存个十来万,每天午餐的盒饭钱挣到了。当然,这一过程中,银行的储蓄存款出现了分流,吸储成本增加。

  关于余额宝的“危害”,有观点认为,它向公众输送一点点蝇头小利,为自己赢得了巨额利润,是趴在银行身上的“吸血鬼”,是典型的“金融寄生虫”。最新论调是,余额宝不仅冲击银行,而且冲击全社会的融资成本,冲击的是中国的经济安全。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在中国经济体系中,2550家上市公司的利润不及16家银行,中国银行业连续数载逾万亿的年度利润占到全球银行业利润的1/3,银行员工薪酬是社会平均水平的若干倍,“利润高得不好意思说”、“想不赚钱都难”,其代价是长期的国家管制型定价和牌照垄断。所以,十八大以后民营银行成为社会热点话题。没有哪个国家会以高度管制型的严重金融抑制、以国民福祉的巨大牺牲来维持银行业的超额利润,资金按市场供求决定价格的利率市场化都做不到,谈何竞争力和创造力?

  不去质疑讲这些观点的人士的专业水准、职业操守,先看看到底谁是金融“吸血鬼”。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中国2600家上市公司的利润还不及16家银行,银行业逾万亿的年度利润占到全球银行业利润的1/3,银行员工薪酬远高于社会平均水平工资,“利润高得不好意思说”、“想不赚钱都难”。

  省社科院院长刘志彪教授昨天也表达了相同的观点。他从经济学学理来分析说,余额宝们打破了商业银行双边垄断结构中的一边,即在“分散的储户—商业银行”关系中,银行对分散的“储户小散们”的市场势力受到冲击,挖了银行的一块利差,挖疼了银行的肉。但是,在“商业银行—贷款者”的另一边关系中,银行仍处于强势垄断地位,它可以把左侧减少的利益和上升的成本,转移给右侧的资金使用者承担,即通过对工商贷款者进行利率加价来合理转嫁。这就是中国利率市场价格不断上升的原因之一,也是困扰实体经济的难题所在。因此,单纯用行政手段和削足适履的管制来限制余额宝们的创新,显然不智。放开存款利率又不使利率上升太快的正确思路应该是,适当放松银行市场的进入门槛,改善“商业银行—贷款者”中的市场势力。

  利润高是好事还是坏事,得看银行利润高的原因?这个问题的答案可以从学者和银行界人士的谈话中看出端倪。一位学者前不久连说了中国金融业的两个“对不起”:银行业(低利率和高利差)对不起人民,人民币(不断降低的购买力)对不起人民。一位资深的银行行长说,银行业周期性的不良资产剥离,每次动辄以万亿,结果当然都是全民买单,没人说它是“吸血鬼”;金融业高管数百万上千万的年薪、一个支行长受贿上千万,没人说他们是“寄生虫”;天上掉下个造福民众的“余额宝”倒成了“害人精”。

  南京大学商学院裴平教授认为,以互联网技术为基础杀出了几匹以“余额宝”为代表的“黑马”,其几千亿的规模相对于逾百万亿的银行资产,只是在波澜不惊中放了几尾小鲶鱼,但其“鲶鱼效应”显然激活了市场的沉闷,给百姓投资理财提供了新选择,也倒逼银行业让利给老百姓。结果,立即遭致“吸血鬼”、“寄生虫”等当头棒喝,体现了打破垄断集团“利益固化的藩篱”之艰难,这样的社会心态需要引起关注。

  对于银行业的这些质问,是源于银行业实行国家管制型定价和牌照垄断,换句话说,银行利润高是因为垄断。长期以来,有效的资产价格工具缺失,居民储蓄通过负利率传导,为商业银行实现了巨额利益输送。环顾全球,没有哪个国家会以高度管制型的金融抑制、以国民福祉的巨大牺牲来维持银行业的超级寡头利润。市场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父爱主义”保护和无休止“输血”并不能造就一个强大的有竞争力的银行体系,连资金按供求决定价格的利率市场化都做不到,谈何竞争力和创造力?

  一位资深货币政策专家说,金融改革是最后几块最难改的攻坚区域,因为触及的利益太深。银行业周期性的不良资产剥离,每次动辄以万亿,结果当然都是全民买单,却没人说它是“吸血鬼”;金融业高管数百万上千万的年薪、一个支行长受贿上千万,却没人说他们是“寄生虫”……相反,“余额宝”倒成了“害人精”,什么脏水都泼过来了。如何在全社会营造更宽松、更包容的创业创新环境,值得深思。

  自2013年以来,互联网理财工具通过打通散户与货币市场基金的隔离,以“余额宝”代表的金融“黑马”通过“鲶鱼效应”来激活昏昏然的市场,给百姓投资理财提供一些新选择通道,“宝宝”们聚集了小散们的几千亿元资金,打通了过去只有机构才能分享的货币市场收益,

  创新的过程,是打破垄断管制的过程,也是不断规范发展的过程。面对新技术引发的互联网金融的挑战,一个社会的胸怀有多广,未来就有多开阔。冒失地提出“取缔余额宝”,所引发的滔滔民意的对决,是对打破垄断和对金融创新更大空间的呼唤,也是对利益固化藩篱的冲击。所以,网上公众一致呼吁,放过余额宝这条鲶鱼吧! (记者 陈志龙)

  它们的出现倒逼着银行业让利给老百姓,冲击着传统垄断阵营“固化的利益藩篱”,但它们对垄断性银行体系尚不构成颠覆性冲击。传统银行本应以更博大的胸襟让利储户,参与竞争,在相互学习中取长补短,从容应对,而不必找枪手自乱阵脚,硬让传统与现代对垒交手,把可以共同开发的“蓝海”市场,拼杀成惨烈的“尸山血海”。

 

  遗憾的是,有人习惯用“抓戴打”的文革式手段“黑”竞争对手,他们擅长贴标签,抢占道德高地,滥用“法律手段”。此番诋毁“余额宝”,说其冲击了实体经济,罪名不可谓不大,斥其不能创造价值,是“吸血鬼”、“寄生虫”,把“宝宝们”赚千分之几的“辛苦钱”放大数倍,以此做靶子,引来公众唏嘘声一片。

 

本文由彩世界时时app发布于彩世界时时app,转载请注明出处:陈志龙:取缔余额宝折射利益固化思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