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宝陈亮:余额宝诞生后平均每6天监管一次

  支付宝公关总监陈亮微博称,有人呼吁互联网金融亟待监管,搞得好像一直没有监管一样。余额宝从诞生第一天就得到了监管部门的大力指导和有效监管:诞生至今的264天里,共计得到各种监管43次,平均每6天一次。怎么监管?含文件备案汇报、现场调研、现场检查等多种形式。今年1月至今,央行、证监会、国家审计署等累计来监管了19次。

  纽文新大战余额宝事件进展:

  2-21 钮文新发博:取缔余额宝!

  2-22 支付宝回应央视吸血鬼指责:余额宝利润仅0.63%

  阿里舒明:余额宝能干扰市场利率抬高社会成本吗?

  2-23 钮文新接受专访时称:我不是质疑余额宝

  2-24 钮文新回应挨骂:取缔余额宝为国家利益

    2-25 钮文新:余额宝们欺负的不是银行 而是你的钱包

    2-25 钮文新:余额宝已经变成了第二个央行[微博]

  支付宝陈亮:支付宝归央行管,天弘基金归证监会管,有些人拍拍脑袋说余额宝处于监管真空,我就不明白,央行和证监会在这些人眼里算什么?这算藐视监管机构吗?

  关于余额宝,最近的各种争议已经偏离了对一个金融产品的定位。从支付宝到余额宝,值得关心的从来只有一点:法律和监管风险解决没有?余额宝的监管涉及多个监管机构,谁来牵头,谁负责现场检查?宝宝们和互联网金融产品风险揭示是否充分?谁来监督不当营销误导投资者?面对余额宝们与银行之间合作的实质,一些监管部门难道睡着了? 

新浪声明: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凌华薇

  余额宝成为一种现象以来,获得的赞美太多,公开的质疑太少。这家成立于2013年6月的货币基金,好似阿里巴巴[微博]旗下支付宝[微博]的孪生姐妹,一个是中国最大第三方支付机构;一个是最大公募基金,在8个月内资产规模突破4000亿元,收益率至今保持在6%以上。近日,央视评论员纽文新以一种极端的词汇(“吸血鬼”、“取缔”),杀入为互联网金融欢呼的现实世界,直指余额宝不能容。这样的观点连日来遭到各路人马的强烈反击,甚至引发对纽的人身攻击。

  纽文新是一名民间评论员,并不能代表央视,其所用语言与主张,不乏值得商榷之处。但这场余额宝论战,引来一个疑问,互联网的话语权是否过于单一、集中了?那些在私下里各种场合发言质疑余额宝的意见领袖们哪里去了?那些质疑其高收益无法持续、看不懂80%为银行协议存款、认为余额宝风险在积聚的声音为何归于沉默?从这点而言,纽文新挑起的这场论战本应转化为一场对余额宝现象的正常讨论,秉持互相尊重、平和克制、追求专业精神的态度。市场需要多元化的理性声音。

  余额宝现象的进步意义毋庸多说,其有效挑战了银行一味压低储户收益维持低资金成本的传统。我么需要关心的是,余额宝本身有没有问题,如有问题,谁应该采取行动?余额宝不是非法组织,谈不上取缔,但是否存在法律和监管漏洞,从而埋下风险的隐患?余额宝作为金融产品,对投资者是否做了充分的风险揭示还是误导?目前的多头监管实际是否造成监管缺位?这需要深思。

  余额宝现象值得关注,在其迅速膨胀的过程中,海内外不少高层金融监管人士都对此提出了疑问:对这样一个见风就长的庞然大物,谁来行监管之责?余额宝是跨界的金融产品,它脱胎于央行监管的第三方支付平台支付宝,借道证监会[微博]监管的公募基金通道而出生,而投资主要投向银监会监管的银行协议存款等领域。那么谁应对余额宝整体的风险和监管负责?

  从支付宝到余额宝

  谈到监管问题,很少人会思考,支付宝为什么要推出余额宝?这恰好与监管有关。并不是单纯为了服务小散,从支付宝到余额宝,阿里巴巴有不得已而为之的苦衷,只是,他这招棋走的比较妙,真实意图比较隐蔽。对此,春节前财新《新世纪周刊》此前做了详细的报道和深入的分析。简而言之,无论是过去的支付宝还是现在的余额宝,监管都存在较大的问题。

  如若没有余额宝,支付宝在2013年下半年的日沉淀资金峰值就会突破1000亿元。支付宝本可独享沉淀资金协议存款的收益,按5%的利率计算,年收益就有50亿元。这是什么概念?著名民营企业集团新希望2013年未能完成的利润指标就是50亿元。而支付宝为什么要推出余额宝,使支付宝原有的沉淀资金显性化,不但把超额收益分享给支付宝用户,自己还背上流动性管理的沉重包袱?

  压力正来自支付宝日益增长的沉淀资金带来的监管成本。根据央行《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规定,支付机构的实缴货币资本与客户备付金日均余额的比例,不得低于10%。客户备付金即为沉淀资金。假设以1000亿元沉淀资金计,注册资本金就应相应补足至100亿元。而支付宝经几次增资后的注册资本金是多少呢?5亿元。

  支付宝目前是2013年阿里巴巴搭建的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下称小微金服)的下属主要子公司。这块资产不在阿里巴巴准备海外上市的架构内。2013年3月7日,小微金服以支付宝的母公司浙江阿里巴巴作为主体来筹建。其中,40%的股份是管理股和员工股,60%的股份将用于引入战略投资者。在这种情况下,因为交易量和沉淀资金创下天量,管理层和员工不可能拿得出几十亿的资金来增资,扩大引资的代价只能是迅速被摊薄,这样一来,小微金融的核心资产支付宝将不再是马云[微博]们的了。因此,支付宝宁愿推出余额宝,吸引支付宝的客户将资金转移出去,减少了自己的增资压力,保证了对支付宝的控制权,代价是支付宝原有的备付金利息所得也被转移至余额宝客户,同时阿里收获了将资金收益回馈投资者的好名声。

  值得注意的是,支付宝的沉淀资金运用及其获利一直是“敏感话题”。虽然央行后来发布的《支付机构备付金管理办法》明确了备付金利息归属第三方支付公司,只是需要计提10%的备付金利息所得为风险准备金。但支付宝备付金利息总体规模太大,风险准备金也得以10亿计。

本文由彩世界时时app发布于彩世界时时app,转载请注明出处:支付宝陈亮:余额宝诞生后平均每6天监管一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