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宝涉嫌违规:2万起在微信叫卖基金专户

  □本报记者 曹淑彦 刘夏村

  “余额宝”模式绕行监管办法,引发金融市场广泛争议

  借助互联网打信托拆分“算盘”的不止“信托100”一家,近期一个名为“梧桐宝”的互联网理财产品出现在微信平台,借助它投资基金子公司专项资管计划的门槛骤降至2万元。该产品属于一家名为梧桐理财的互联网企业,其官网介绍,梧桐理财首创了信托、资管等私募产品的个人收益权投资模式。

  ●南方日报记者 邓圣耀 黄倩蔚

  据悉,购买资管计划、信托的门槛由100万元降至2万元的“魔术”,原理是梧桐宝拆分了资管、信托的收益权,然后供个人之间转让交易。对于这种新型拆分模式,信托人士认为,不同于“信托100”的明显违规,拆分收益权钻了法律的空子,属于打擦边球。基金子公司对此则较为担忧,表示并未与梧桐理财有过代销合作,并且对其行为并不知情,有公司已经提出希望下架挂钩该公司资管计划产品。

  实习生 张艳丽

  玩拆分 合规性和安全性存疑

  日前,阿里巴巴[微博]集团支付宝[微博]悄然上线“余额宝”类存款业务。近期每一位支付宝用户在登录支付宝网页时,都能看到此项业务的更新提醒。用户一旦把钱从支付宝账户转到余额宝,即为向基金公司等机构购买相应理财产品,这样余额宝里的钱就可以得到货币基金的收益,账户内的资金还能随时用于网上购物、转账等。

  “梧桐宝,2万=100万,8%-10%预期收益,灵活变现,100%本息回购。”这是梧桐理财网关于梧桐宝的宣传信息。2万元显然比信托100的百元起点高了许多,但仍与非公开募集产品所要求的100万元门槛相差甚远。通过梧桐宝,投资者可以2万元的门槛享受到非公募产品8%-10%的收益,这成为该平台最大的吸引力。

  支付宝表示,通过余额宝,用户存留在支付宝的资金可获得比活期高的收益。2012年10万元活期储蓄利息350元,如通过余额宝收益能超过4000元。6月18日晚,距离余额宝上线仅6天的时间,支付宝就高调宣布其旗下新增的产品,被称为“屌丝理财神器”的余额宝用户突破100万。

  根据梧桐理财网信息,梧桐宝是梧桐理财网会员专享的互联网理财产品,投资于信托计划等个人收益权份额。2万元起投;当日购买,当日计息,预期年化收益率8%-10%;当日买次日即可转让。梧桐理财网表示,该模式是梧桐理财网首创的信托、资管等优质私募产品个人收益权投资模式。具体流程是:信托持有人通过梧桐理财网,将个人收益权转让拆分和交易,投资人投资于拆分后的收益权份额。正是“拆分”之举,引发了业内人士对其合规性和安全性的争论。

  目前,天弘基金和支付宝合作定制的天弘增利宝货币基金是该平台上提供的唯一产品。“目前已经有20多家基金公司与我们有接触,未来余额宝还会有二期、三期项目陆续进入,以此构建支付宝账户的理财服务体系。”支付宝金融事业部总监祖国明表示。

  梧桐理财网创始人及CEO陈恳表示,梧桐宝模式与信托100完全不同,类似于平安陆金所,是个人财产权益的转让,且限于合格投资人之间。“第一,我们是转让,个人收益权转让,人和人之间的财产权益的交换;第二是私募,我们每个标的都不超过49份,一般为30-40份;第三是合格投资人,每个份额有最低的门槛,且投资人对应的是合格投资人;第四,平台就是平台,本身不是交易主体;第五,资金流和我们无关,完全是提供第三方支付服务。”陈恳表示,在梧桐理财平台转让信托或资管计划,持有人还是原来的持有人,只不过,持有人自己转让了其中的财产收益权益。“人和人之间的权益转移,受到民法和合同法的保护,可以此提起收益权要求。而且,我们转让个人收益权的时候,需要持有人完全委托自己的收益权益,如果违法,本身需要承担民事甚至刑事责任。”

  但余额宝在推出后立即引发争议。

  从梧桐宝当前在售的产品来看,梧桐宝个人收益权1003期,起点2万元,投资收益率8.28%,并有“本息回购和本息保障”。该产品挂钩的是一家基金子公司的专项资产管理计划。根据其他第三方销售机构信息,该资管计划的投资门槛是100万元起,预计收益率10%以上。对于中间的收益差,分析人士认为,可能用于支付梧桐理财平台的各项费用。

  支付宝圈钱谋利?

  陈恳表示,作为平台,梧桐理财平台盈利并不依靠赚利差,平台赚取的是服务费。梧桐理财向出让方收取转让服务费,为转让本金的1%-2%。“转让费单独收取。转让方也可能贴钱转让,平台不参与分利。”“我们的营业范围就是金融信息服务。如果客户有需求,我们完全交给信托或者基金子公司,他们去服务。我们绝对不会截留客户信息。”陈恳再次强调,“我们只是一个互联网流量平台,负责引流。”

  支付宝说,余额宝对于用户的最低购买金额没有限制,1元钱就能起买,还能随时消费,这在一定程度上能提升用户的活跃度和资金量。事实上,支付宝从中得到切实收益远不止这一点。有数据称,2012年,每天通过支付宝交易的资金高达45亿元,沉淀在支付宝平台的资金达300亿元,这笔钱可以通过协议存款的方式,让阿里获得4%以上的收益。但推出余额宝产品后,阿里仅能向天弘基金收取“渠道费”。

  然而,中国证券报记者向梧桐理财客服了解详情时,一位客服人员的表述是:“我们的产品都是正规的信托产品,由商家购买过来,再放在我们的平台上进行转让。比如说,信托产品周期比较长,有些人急用资金,就会转让信托。”并且表示,“我们有一部分自购产品。”

  从天弘增利宝货币基金的管理页面来看,每年0.25%的销售服务费包括支付服务费以及技术服务费。业内人士分析,即使不包括广告费和其他费用,仅以此项服务费来看,假设支付宝余额全部购买了余额宝,规模按照1000亿元计算,余额宝有可能会为支付宝每年带来2.5亿元的收入。

  当中国证券报记者再次向客服求证时,另一位客服人员则表示,公司并没有自购产品,且目前公司销售的仅为基金子公司的资管产品。陈恳也表示,梧桐理财定位平台,不会成为交易对手,不参与转让产品。

  不少人认为,通过余额宝,阿里把本来可以实现的资金沉淀利息,都还给了客户自身,而阿里改为收取基金的服务费或者渠道费。这样可以解决支付宝目前存在的两大难题:一是央行的备付金管理办法,二是对支付宝占用客户资金沉淀的利息的行为的质疑。

  梧桐理财网显示,委托转让个人收益权,所有转让收益权均经过梧桐理财网进行风险审核,并配合梧桐理财网进行持有人变更或设立监管账户。

  央行的备付金管理办法一直是支付宝想绕开的问题。中国电子研究院研究员冯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虽然管理办法中允许第三方支付机构获得适当范围的余额利息收入,但是办法中同时规定的注册资本也让支付宝几乎无法获得利息收益。”

  擦边球 收益权与受益权之辩

  银行内部人士分析表示,支付宝如此做法有着降低备付金规模的意图。根据央行相关规定,支付机构的实缴货币资本与客户备付金日均余额的比例,不得低于10%,其中实缴货币资本是注册资本最低限额。这意味着,第三方支付暂存周转的客户资金越多,其需要另外准备的保证金也就越多。吸引客户将资金从支付宝转移到余额宝中,可以减轻其注册资本压力。

  据了解,目前为信托、资管计划提供转让平台的公司已有多家,包括专门的第三方转让平台、第三方理财公司以及信托公司等机构,提供信托受益权转让服务。而梧桐宝的拆分“创新”之处引发很多业内人士的“费解”,并认为,其模式虽然与信托100不同,但仍涉嫌打擦边球。

  对银行造成冲击?

本文由彩世界时时app发布于彩世界时时app,转载请注明出处:梧桐宝涉嫌违规:2万起在微信叫卖基金专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