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分析:中夏族民共和国资金外流与潜伏拦洪

作者 孙琦子

人民币贬值压力下,资本外流正成为人们对于中国经济的主要担忧。  8月中旬,中国央行意外主导人民币贬值震惊了全球市场,许多人都认为中国此举主要是为了抢在美联储加息前先发制人。  由于人民币的贬值压力已经积累了数月,如果中国央行等到美联储加息再放开汇率,那么届时局面将更加难以控制。人民币可能会无序贬值,跌幅很可能远大于3%,资本外流压力也就更大。  英国《金融时报》早在8月就曾撰文指出,在华投资者将资本外流视为中国经济最大的威胁。从央行外储下滑速度就可以看出,2015年中国资本外流的速度已经非常快。如果中国经济继续放缓,资本外流将会加速。  在他们看来,资本外流是人们对中国信心减弱的标志,他们警告称,资本外流将从国内经济抽走流动性,加大企业和地方政府的融资难度。  而且,随着美联储加息日益临近,随着中国股市出现大幅下跌,资本流动趋势显得愈发重要。美国加息可能从中国等新兴市场吸走资金,这可能给中国股价带来更大的下行压力。  正如华尔街见闻昨天提到的,现在的中国已经陷入了两难:  以人民币贬值来刺激出口的话,会鼓励资本外逃,迫使央行动用外储来减缓资本外流大潮。  但是为支撑人民币所做的努力又会打击出口,可能造成各个利润薄弱的行业大规模裁员,以及错综复杂的影子银行膨胀。没有人知道仓库里的抵押品究竟被抵押了多少回,或者影子银行体系的债务有多少。  《金融时报》援引某上海中型银行外汇交易员的评论称:“现在事情很复杂。我认为市场的焦点并不仅仅在美联储身上,这只是需要担心的事情之一。”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张明也认为,美联储加息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有限。中国经济的下行压力主要来自国内因素,比如产能过剩、房地产库存过高以及出口竞争力下滑等。  法国兴业银行中国经济师姚炜认为,在两难困境之下,中国政府将一边允许人民币有序贬值,一边对资本流出设置更多限制,比如放缓居民资本账户开放的速度。  姚炜指出,中国将动用庞大的外汇储备,保证人民币汇率保持稳定。根据IMF的标准,在不严重影响中国外部敞口的情况下,中国可以消耗约9000亿美元(约占四分之一)用于外汇干预。  除了官方渠道,地下钱庄也成为各路资本流出中国的重要途径。中国8月下旬,公安部宣布在全国范围组织开展打击地下钱庄集中统一行动。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表示,地下钱庄危及金融安全,此次行动将深挖上游犯罪,特别是通过地下钱庄案件发现金融证券、贪污腐败、恐怖活动等领域重大犯罪活动。

图片 1

北京一家银行中的点钞机正在清点百元面额人民币纸钞,摄于2016年3月30日。REUTERS/Kim Kyung-Hoon

北京4月22日 - 随着人民币汇率贬值预期的降温,中国资本流出的汹涌势头也明显受到遏制。然而银行净售汇并未实质扭转,监管层依然维持着对企业购汇的窗口指导和对银行售汇的限额。在国际收支实质性改善之前,有形之手将帮助维持跨境资本流动的脆弱平衡。

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基本稳定为这种平衡提供了基础,尽管这种基础本身也不牢固。春节之后,人民币进入有升有贬的双向波动通道,较去年底甚至轻微升值。随之而来的是银行间市场客盘购汇意愿下降,而自发的结汇盘也逐渐涌现。

“现在基本面又不支持人民币升值,稍微有点风吹草动人民币就会有点贬,当然也不会大幅贬。”一位大型央企的资金管理部高层表示。

中国外管局周四称,未来跨境资金流动的总体态势将保持基本稳定,既定政策可逐步适应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人民币汇率趋向基本稳定,企业购汇意愿减弱,偿债节奏有所放慢,“藏汇于民”进程更加平稳。

最新数据显示,中国3月银行结售汇逆差364亿美元,环比略扩,但增速明显放缓,结合其他外汇收支数据显示,中国跨境资金仍呈流出态势,不过流出压力逐步缓解。

不过中国央行的资产负债表显示,尽管外汇储备余额降幅持续收窄,但外汇占款依然是逆差,这意味着外储余额变动有很大成分是非美货币升值导致的价值变动,而资本的净流出规模被掩藏起来。

中金宏观最新的报告显示,3月央行外汇储备转增,但主要得益于弱势美元带来较大的正向估值效应。国外资产下降表明3月仍是外汇净流出。

流出的资本中有多少属于外逃性质很难统计。根据残差法粗略计算,一季度热钱流出规模约为1,527亿美元。(热钱估算值=外汇储备增量-贸易盈余-实际利用外资增量)

浏览热钱走势图 请点选 tmsnrt.rs/1Vp8rDA

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国际收支形似好转之前,资本流出的管制不会停止。

**管制仍在继续**

数家大型企业曾在中国大型企业现金财资及风险管理年会上表示,外管局对其购汇和对外付款的限制仍在继续,并且依然非常严格。一家大型央企的财务公司高层表示,该企业每天的外汇操作都需要向监管层汇报。而且由于购汇资金量大,监管层对其交易时间和数量都有具体的指导。

“他们也跟我们说,以前人民币单边升值的时候你们也得到不少好处,现在是国家需要你们的时候了。”另一家央企资金部高层表示。

部分银行在售汇和对外支付存在额度限制,这导致一些银行为了客户的进口支付甚至要借助其他分行的额度才能完成,而由于在北京的银行进行购汇的企业相对集中,额度通常是不够的。

“我们购汇询价时,经常有银行说这个月的额度用完了,没法售汇。”一家大型外企资金部高层表示,“我们也被要求,尽量减少境内购汇,对外付款也尽量延期支付,最好从境外换汇。”

日前美国商会和欧盟商会均表示,近期有会员企业反映中国外汇管理局对其利润汇回本国提出了限制,可能是出于对中国境内资本外流的控制。而这已经成为一些会员企业的担忧。

本文由彩世界时时app发布于彩世界平台注册,转载请注明出处:深入分析:中夏族民共和国资金外流与潜伏拦洪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