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季度中夏族民共和国市民收入为什么“跑输”

* 3月财政收入增速降至6.7%

中新社北京4月17日电 中国国家统计局17日发布了2018年一季度中国经济数据。其中,中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6%,不及同期GDP6.8%的增速。一季度居民收入为何“跑输”GDP?

* 一季度收入增速6.9%,低于同期经济成长率

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表示,一季度居民收入增速不及GDP主要是季节原因。

* 全年收入增幅料不会太高

图片 1资料图:农贸市场。中新社记者 陈超 摄

* 财政支出向民生领域倾斜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表示,通常来看,一季度居民收入增速都会略微减缓,而第二季度和第四季度会有所上升。

(新增更多细节和评论)

赵锡军表示,半年有年中绩效,四季度有年终奖,这些会拉高收入增速,“一年中收入增速出现季节差异,是经常会出现的现象,不是趋势性变化,并不意味着中国收入分配制度出现大的问题”。

北京4月15日 - 中国经济弱增长在财政收入上亦得到体现。3月全国公共财政收入同比增速续降至6.1%,整个一季度增速也只有6.9%,低于同期经济成长率。中国财政收入已经告别过去高增长时代,今年全年收入增幅预计不会太高。

中国国务院参事室研究员、银河证券前首席经济学家左小蕾也指出,一季度跨越春节假期,一些产业二三十天都没有生产活动,这期间也不会有工资收入。“第一季度的数据通常仅供参考,要考察收入情况还是要看全年数据。”

中国财政部周一公布,3月全国公共财政收入9,608亿元人民币;其中中央财政收入3,828亿元,同比下降5.2%,主因工作日同比少2天以及进口环节税收等减少。

2017年,中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7.3%,快于GDP增速0.4个百分点。收入增速“跑赢”GDP一时为社会传扬。

“一季度全国财政收入增幅较低特别是中央财政收入同比下降,主要是受经济增长趋于平缓,实施结构性减税,一般贸易进口增幅低以及去年年初清缴入库2011年末部分收入、基数较高等影响,”财政部网站刊登的新闻稿称。

对于今年一季度居民收入增速0.2个百分点的劣势,北京大学中国国民经济核算与经济增长研究中心副主任蔡志洲认为,从长期看,居民收入增速和GDP增速保持基本同步才是合理的,0.2的差距在正常范围之内。

展望未来,财政部预计今年“全年财政收入增幅不会太高”,主要是受工业增加值增长平缓,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同比下降,扩大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范围,结构性减税力度加大等因素影响。

中国居民收入是否还有继续增长的潜力?

中国国家统计局稍早公布,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速仅有7.7%,低于市场普遍预期的8%,亦较去年四季度的7.9%再现回落。经济复苏之路坎坷反复,再加上中国正在进行的结构性减税改革、以及营改增试点等因素,财政收入下滑也在情理之中。

左小蕾表示,经济大环境是收入增长的根本,中国经济整体稳步发展,预期良好,居民收入也将随之稳步增加。此外,中国提出经济增长由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只有居民收入增长、生活水平改善的增长才叫高质量发展,因此,中国未来的政策会更加注重提升居民收入水平。

“当经济高速增长的时候,财政收入增速也很快;但经济增速下来、效益下降的时候的时候,财政收入也会以更快的速度下降,”中国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梁季称,“未来财政收入基本上结束了过去十年高速增长的时代。”

此外,左小蕾指出,当前各类适应高质量发展需要的企业快速成长,比如科技创新企业、新能源、教育产业、医疗卫生、电商等新产业有很大成长空间。“从数据来看,高质量增长能带来高的投资回报,从而带来收入增长,随着高质量发展的推进,居民收入稳步增长完全可以预期。”

至于财政收入减少对投资的影响,她认为,现在政府投资并不是很多,还是企业投资更多一些;而且财政收入下降的话,同时也意味着企业负担在减轻,对企业投资其实是个利好。

数据显示,一季度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6.8%,快于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5.7%的增速。不少专家指出,随着中国全面补齐农村发展短板,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未来农村居民收入增长的潜力巨大。

中国去年全年财政收入同比增速为12.8%,远低于2011年增幅24.8%,和2010年高达112.6%的同比增幅相比更是相去甚远。

按照世界银行2017年公布的最新标准划分,人均GDP在3956美元至12235美元之间的属于上中等收入经济体,超过12236美元则属于高收入国家。2017年,中国人均GDP为8800美元。专家提醒,当前中国正处在由中等收入国家向高收入国家的过渡期,需要警惕“中等收入陷阱”。

财政部新闻稿并显示,今年3月地方财政收入5,780亿元,同比增长15.1%,这主要得益于房地产市场成交额增加、相关地方税收相应增加。

赵锡军表示,对于居民收入增速的变化,应该时刻保持警惕,弄清楚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收入增速变化,当前中国正在转型升级的关键阶段,在新旧发展模式交替的阶段,对收入分配也提出了新的要求。他建议,要做好“兜底”安全网,做好社会保障,提高基本收入;其次,要建立鼓励机制,给予对新经济增长做出最大贡献的劳动力更高的收入。此外,要通过收入分配综合安排,尽可能提高大部分人群的收入水平。

本文由彩世界时时app发布于彩世界平台注册,转载请注明出处:一季度中夏族民共和国市民收入为什么“跑输”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