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后的思考!村镇银行股权转让

摘要:当初设立村镇银行一是想挖掘农村市场的潜力,二是希望通过村镇银行实现跨区经营。此前,城商行、农商行跨区设立分支机构一直受到较为严格的管控。因此,设立村镇银行变相成为这些中小银行实现跨区布局的一个新渠道。 但在实际运营过程中,村镇银行的表现有些...

在经历了十年“遍地开花”的高增长后,村镇银行开始进入从数量增长向质量发展的资源整合阶段。一个典型特征是村镇银行股权变动频繁,不同发起行之间转让与并购现象时有发生。

  当初设立村镇银行一是想挖掘农村市场的潜力,二是希望通过村镇银行实现跨区经营。此前,城商行、农商行跨区设立分支机构一直受到较为严格的管控。因此,设立村镇银行变相成为这些中小银行实现跨区布局的一个新渠道。

眼下针对村镇银行的一系列资本运作和并购整合,符合行业发展需求和市场运作规律,也将在未来一段时期继续成为大家关注的热点。来自银保监会的统计显示,截至2018年12月末,全国村镇银行数量为1616家,占银行业金融机构的35.22%。根据相关规定,村镇银行最大股东或唯一股东须是银行业金融机构,且持股比例不得低于村镇银行股本总额的15%。

  但在实际运营过程中,村镇银行的表现有些令人失望。

2017年、2018年国开行与建行先后打包出售旗下村镇银行的“大手笔”无疑更引人关注。前者公开挂牌转让其控股或参股的15家村镇银行,累计挂牌价格接近11亿元;后者则以16亿元挂牌价格将27家“建信”系村镇银行股权一次性出售。最终,这两笔交易由中国银行及新加坡富登金控共同设立的中银富登村镇银行集团完成收购。通过两次并购,中银富登村镇银行法人机构达到127家,成为全国最大的村镇银行集团。

  村镇银行大多设立在经济不发达地区,而这些地区银行等金融机构数量较少,这使得村镇银行在运营过程中往往出现“单打独斗”的局面,加之这些地区缺少信用基础和贷款技术,因此很难形成规模效应。

今年1月,龙江银行在黑龙江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其持有的6家村镇银行股权,转让底价共计1.738亿元,挂牌截止日为2019年2月14日。紧接着,华夏银行3月份发布公告称,将转让其所持有的全部3家村镇银行的全部股权。

  不久前,“建设银行在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挂牌旗下所持有的27家村镇银行股权”的消息把村镇银行推到了台前。

近期多家银行发布公告称,将转移其持有的村镇银行股权。城商行、农商行出售村镇银行股权更多是市场行为,原因在于其复制、输出自身管理和商业模式的良好初衷并未实现,地域布局、营收增长方面也未取得预想效果。目前,整体村镇银行业的发展重心不再是跑马圈地式的机构拓展和网点布局,而是如何平衡风险、成本和效益的精细化管理。眼下针对村镇银行的一系列资本运作和并购整合,符合行业发展需求和市场运作规律。

  信息显示,建行拟出清持有的27家村镇银行股权,挂牌底价约人民币16亿元。建行2017年报显示,这27家村镇银行中,大部分实现了盈利,个别银行为亏损。其中盈利最高的为上海浦东建信村镇银行,去年盈利1784.56万元;最低的是重庆万州建信村镇银行,盈利规模只有65.91万元。亏损情况:浙江武义建信村镇银行去年亏损2638.51万元、宁波慈溪建信村镇银行亏损84.87万元、浙江苍南建信村镇银行亏损1076.11万元。若此番交易成功完成,意味着建行彻底退出村镇银行业务。

对于村镇银行股权屡遭抛售,市场反应不一。有观点认为,经历了最初“大跃进式”发展,退潮之后“裸泳者”开始显现。一些村镇银行经营业绩不良,再加上管理成本较高,因此对发起行而言往往成为“鸡肋”,甚至拖累银行经营业绩,因此不如“一售了之”;还有一种观点是,发起行自身定位或经营战略发生调整,也会导致其在投资方向或资本运作方面有所改变。例如,2017年,齐鲁银行在定增时通过股权认购取得了澳洲联邦银行旗下15家村镇银行全部股权。数据显示,上述银行当中仅有两家实现盈利,15家银行总体经营状况为亏损3123.61万元。对于此次以非现金方式实现的股权投资,齐鲁银行表示,这是出于公司战略发展需要,且这些村镇银行布局合理,股权清晰,具有较好的发展潜质。

  出售村镇银行的不只是建行。此前,重庆农商行转让其持有的云南大理渝农商村镇银行36%的股权;国家开发银行也将其持有的15家村镇银行股权转让给了中国银行及富登金控的联合收购方。外资银行中,渣打银行、澳洲联邦银行也已“打包出售”控股的村镇银行。

龙江银行情况或与之类似。事实上,这是该行第二次在黑龙江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这6家村镇银行股权。记者从龙江银行发布的业绩报告了解到,早在2017年12月,该行董事会即审议通过了转让省外村镇银行股权的议案,并于2018年2月12日起至2018年3月15日止,在黑龙江联合产权交易所对相关信息进行预披露,但之后并未达成出售协议。因此才有今年初再一次“挂牌”,至于目前是否找到买家尚不得知。龙江银行共控股11家村镇银行,拟转让的6家村镇银行全部位于黑龙江以外区域。另据挂牌信息显示,截至2018年11月底,该6家村镇银行仅1家实现盈利。

  村镇银行的“打包出售潮”引起了业内的广泛讨论:管理难、发展难、盈利难似乎成为村镇银行的标签,也被看成是村镇银行成长过程中翻不过去的“高山”。

如果说国开行、建行、中行等国有银行之间村镇银行股权并购存在“政策性因素”,那么城商行、农商行出售或收购村镇银行则更多是市场行为。当前经济环境下,作为区域性地方小法人机构,村镇银行面临较大经营压力。而对于不具备规模化发起组建、集约化经营管理能力和专业化服务水平的银行来说,其设立的村镇银行越多、范围越大,管理链条也就越长、成本越高。从目前发起设立村镇银行的实践来看,一些发起行试图通过复制和输出自身管理和商业模式的良好初衷并没能得以实现。并且,在地域布局、营收增长方面也未能取得预想的效果。这或许是发起行眼中村镇银行牌照“含金量”缩水的重要原因。既然是市场行为,那么价格就是决定转让能否成功的关键因素。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年末,龙江银行拟出售的6家村镇银行资产总额44.04亿元,所有者权益5.3亿元,此次转让底价为1.738亿元。有机构人士对记者透露,除了价格以外,这6家村镇银行中有两家为龙江银行百分百控股,对于买家来说更有吸引力,因为股权关系相对简单,后续干扰因素较少。

  曾经以“破局者”姿态出现的村镇银行,现在怎么了?

在刚刚披露的银行年报显示,中行控股了125家村镇银行,下设142家支行。截至2018年末,资产总额603.32亿元,净资产100.40亿元。全年实现净利润6.74亿元。

  盈利困难

作为服务三农的主力军,农行旗下也拥有6家村镇银行,遍布湖北、内蒙古、安徽、陕西等地。6家村镇银行在2018年全部实现了盈利,总资产24.57亿元,净利润总额2800多万元。

  村镇银行成立之初,很多城商行、农商行对这块金融牌照趋之若鹜。银监会网站数据显示,仅2010年,全国新增村镇银行就有201家,超过2007年—2009年三年的总和。

在股份制银行中,浦发银行旗下村镇银行共28家,截至2018年末资产总额373.24亿元,净利润1.81亿元。民生银行旗下村镇银行29家,截至2018年末总资产334.69亿元,净资产31.33亿元,实现净利润共计2.38亿元。

  “当初设立村镇银行一是想挖掘农村市场的潜力,二是希望通过村镇银行实现跨区经营。”山东一家村镇银行支行负责人表示。此前,城商行、农商行跨区设立分支机构一直受到较为严格的管控。因此,设立村镇银行变相成为这些中小银行实现跨区布局的一个新渠道。

图片 1

  但在实际运营过程中,村镇银行的表现有些令人失望。

  中国社科院此前发布的关于中国村镇银行发展的报告显示:只有80%的村镇银行是盈利的,另外有部分持平,还有200多家村镇银行是不盈利的。出售村镇银行的重庆农商行财务数据也显示,2017年前三季度,12家村镇银行中有5家出现亏损,全部村镇银行盈亏相抵后累计亏损5931.52万元。

  可见,当初奔着金融牌照的稀缺性和试图“曲线救国”实现跨区经营的发起人现在面临着同样的困扰——难赚钱。

本文由彩世界时时app发布于财经杂志,转载请注明出处:背后的思考!村镇银行股权转让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