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业风险仍然可控,需警惕个人住房贷款的快

摘要:央行主管报纸《金融时报》就如何在防范风险的同时兼顾实体经济等问题日前对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部长赵昌文进行了专访。赵昌文指出,需要警惕居民贷款特别是个人住房贷款的快速上升。纵向来看,银行体系对房地产风险的敞口仍在增加,这是比近期...

新华社北京4月24日电北京银监局23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6月至2018年3月末,北京市银行业房地产贷款环比增速持续回落,并总体低于各项贷款平均增速。

  央行主管报纸《金融时报》就如何在防范风险的同时兼顾实体经济等问题日前对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部长赵昌文进行了专访。赵昌文指出,需要警惕居民贷款特别是个人住房贷款的快速上升。纵向来看,银行体系对房地产风险的敞口仍在增加,这是比近期不良贷款率上升更需要关注的潜在风险。

2017年3月17日,北京市住建委等四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完善商品住房销售和差别化信贷政策的通知》。根据通知要求,北京楼市调控实施“认房又认贷”。居民家庭名下在北京市已拥有1套住房,以及在北京市无住房但有商业性住房贷款记录或公积金住房贷款记录的,购买普通自住房的首付款比例不低于60%,购买非普通自住房的首付款比例不低于80%。

  近期,部分中小银行不良贷款率上升,商业银行整体不良贷款率也有明显上升。二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86%,较上季末提高0.12个百分点。

北京银监局严格落实各项房地产市场调控措施,效果明显。2017年1季度至2018年1季度,北京市个人住房贷款月均新发放金额逐季度下降,各季度月均发放金额分别为268.52亿元、204.23亿元、147.91亿元、87.29亿元和83.45亿元。个人消费贷款同比增速由2017年初的15.05%降至2018年3月末的4.84%,降幅达10.21个百分点。截至2018年3月末,北京地区信托公司投向房地产项目的资金信托较年初增速同比下降9.16个百分点。

  赵昌文指出,不良贷款率上升很大程度上是隐性风险的显性化。综合考虑显性风险和隐性风险后,这并不一定代表资产质量恶化。

北京地区银行机构房地产相关业务风险管控日趋审慎,以房地产作抵押的贷款增速明显放缓。截至2018年3月末,北京地区以房地产作抵押的贷款同比增速比上年下降4.77个百分点。

  他表示,本轮不良贷款率上升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是严监管环境下,不良贷款确认标准明显趋严。近期,监管部门敦促银行利用当前拨备充足的有利条件,做实贷款分类,真实反映信用风险。受此影响,之前未被确认为不良贷款的逾期90天以上贷款被确认为不良贷款,导致不良贷款加速暴露,这类不良贷款的增加并不意味着资产质量恶化。

同时,北京银行业积极支持居民合理住房需求。一方面,大力支持保障性安居工程项目建设,截至2018年3月末,北京地区保障性安居工程贷款余额2120.46亿元,其中棚户区改造贷款和公共租赁住房贷款比年初增加242.5亿元,增长11.81%。

  二是企业去杠杆,不良贷款及时暴露。我国企业部门杠杆率居全球主要经济体首位,存在大量的过度负债企业甚至“僵尸企业”,必须推动企业部门去杠杆。去杠杆过程中伴随着企业债务违约风险的增加。

另一方面,个人住房贷款结构不断优化,2017年4月至2018年3月末,按楼市政策执行的个人住房贷款中,超8成用于支持无房群体购房需求。

  初步估算,上半年广义企业部门信贷增速已下降至7%左右。增量流动性的减少会导致部分过度负债企业难以借新还旧、以贷养息,从而出现违约,带来不良贷款的增加。这类增加也主要是存量风险的显性化和及时暴露,从算总账(即综合考虑显性风险和隐性风险后)的角度看,也不一定代表资产质量恶化。

  “需要警惕居民贷款特别是个人住房贷款的快速上升。纵向来看,银行体系对房地产风险的敞口仍在增加,这是比近期不良贷款率上升更需要关注的潜在风险。”赵昌文强调。

  对于银行金融风险问题,赵昌文坦言,未来,银行业风险仍将处于可控水平。不过需要满足几个重要的前提条件:一是坚决遏制房价上涨。从国际经验看,系统性金融风险通常与经济过度房地产化相关;二是宏观杠杆率得到稳定,一定程度上讲,金融风险的源头在高杠杆;三是实体经济转型升级取得成效,金融风险状况就是实体经济经营状况的镜像反映。

  附《金融时报》原文:

  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金融风险开始暴露,金融业在自身改革的同时,也担负着服务实体经济等更多的任务。怎样认识当下的金融风险?在防风险的同时如何兼顾实体经济?监管层与机构如何做好适应性调整?就这些问题,《金融时报》记者日前专访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部长赵昌文。

  《金融时报》记者:近期有个别中小银行出现不良率高升、资产质量下滑的问题,您认为,银行业整体风险是否显著上升?怎样看待这种上升?

  赵昌文:近期,部分中小银行不良贷款率上升,商业银行整体不良贷款率也有明显上升。二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86%,较上季末提高0.12个百分点。这表明,显性风险意义上的银行业风险的确在上升。

  不良贷款率上升很大程度上是隐性风险的显性化。综合考虑显性风险和隐性风险后,这并不一定代表资产质量恶化。

  具体而言,本轮不良贷款率上升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是严监管环境下,不良贷款确认标准明显趋严。近期,监管部门敦促银行利用当前拨备充足的有利条件,做实贷款分类,真实反映信用风险。受此影响,之前未被确认为不良贷款的逾期90天以上贷款被确认为不良贷款,导致不良贷款加速暴露,这类不良贷款的增加并不意味着资产质量恶化。二是企业去杠杆,不良贷款及时暴露。我国企业部门杠杆率居全球主要经济体首位,存在大量的过度负债企业甚至“僵尸企业”,必须推动企业部门去杠杆。去杠杆过程中伴随着企业债务违约风险的增加。初步估算,上半年广义企业部门信贷增速已下降至7%左右。增量流动性的减少会导致部分过度负债企业难以借新还旧、以贷养息,从而出现违约,带来不良贷款的增加。这类增加也主要是存量风险的显性化和及时暴露,从算总账(即综合考虑显性风险和隐性风险后)的角度看,也不一定代表资产质量恶化。

本文由彩世界时时app发布于财经杂志,转载请注明出处:银行业风险仍然可控,需警惕个人住房贷款的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