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说:银行的旧时期与余额宝的新思量

  中国最火的互联网金融产品余额宝“摊上大事”了。

  ■ 胡锋(广州 高级经济师)

  央视评论员钮文新最近接连发文,炮轰余额宝,指责它是“趴在银行身上的‘吸血鬼’,典型的‘金融寄生虫’,应该予以取缔”。一语既出,满座皆惊,一时舆论滔天。

  2013年最火的理财工具莫过于阿里巴巴[微博]推出的余额宝了。这款理财产品具有接近于银行活期存款的流动性,同时又有远超定期存款的收益,一时间吸引了大量的资金。不到半年的时间,聚集的资金就高达2500亿。受此带动,微信也在今年1月份推出了理财通。鉴于微信的海量用户,市场预期理财通未来规模将不输余额宝。

  余额宝方面迅速回应,在其官方长微博《记一个难忘的周末》上略带卖萌地表示自己很无辜。一些投资余额宝的网友也被激怒,微博、微信上到处是他们的反击,称取缔余额宝的建议“荒谬”、余额宝“何罪之有”“放过这条鲶鱼”……

  余额宝们的钱来自于银行,银行的钱源源不断地搬家到余额宝,没了存款,银行岂不是要喝西北风?其实问题没那么简单。余额宝们的背后是货币基金,买余额宝实际上就是买货币基金。而货币基金把钱从银行吸引过来转手又存在了银行,钱兜了一圈,还是在银行里面。但是,虽然银行体系里的钱一分不少,甚至更多(考虑到余额宝们超强的多支付场景大大降低了人们使用现金的机会,人们持有现金的余额也会减少,这样的话更多的钱就呆在了银行),经此一折腾,银行的负债成本却大幅提升。原本只要给0.35%的活期利息,通过余额宝乾坤大挪移,利息直线上升到6%多。

  钮文新后来不得不承认,自己被骂得“很惨”。

  当前银行个人活期存款大约16万亿,如果存款利率上升6%,银行负债成本就上升9600亿,而2012年中国银行业总利润不过是1.24万亿。这是否意味着一旦活期存款大搬家,银行的利润要归零了?

  围绕余额宝的这场争论很有看点,一边代表了银行精英,一边代表了大众草根,其背后反映的是互联网1.0与2.0时代的代际鸿沟和话语碰撞。言论攻防很热闹,不过却有点失焦。

  还是那句话,问题不能这么简单看。

  余额宝去年6月横空出世时,比银行存款更高的收益率、更快、更灵活的购买和赎回安排让缺乏投资渠道的公众大喜过望,纷纷用“钱”投票,将自己的银行存款“搬家”到余额宝上,短短几个月即帮助余额宝合作方天弘基金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基金公司发展成如今全球最大的货币基金之一,资金规模已超过4000亿元。

  首先,余额宝们赚的是银行的钱,是银行在付给余额宝们高额利息。余额宝们和银行实际上是寄生与宿主的关系。

  银行一开始对余额宝并不以为意,后来随着存款不断流失到余额宝及其他类似互联网金融产品时,却开始暗暗心惊,如坐针毡。

  其次,从具体的银行业务模式上看,银行做的是左手存右手贷的生意,赚的是资金价格差。如果余额宝们真把市场利率推高到6%以上,那意味着银行贷款利率将会大幅提升。以中国最大的银行工行为例,自上市以来,无论市场资金紧张程度如何,净利息差一直稳定在2.5%左右。利率已经完全市场化的美国,银行也能保持2%-3%的净利差。如果市场利率走高,不可能只是反映在银行的负债端,也就是银行吸储成本提高,同样也会反映在银行资产端,也就是银行贷款利率提高。银行中间的净利差实际上变化不大的。

  近几日,围绕余额宝是否应该取缔的争论席卷网络。其实,这场争论的核心和关键在于方兴未艾的利率市场化。

  再者,银行之所以愿意给协议存款以高利率还是因为大额存款的吸储成本远低于小额存款。从20万个小储户吸收10亿存款的成本上万倍于从一个单位吸收10个亿的成本。对于银行来说,一笔10亿资金业务的办理和一笔1000块钱的业务的办理花费的人力物力其实是差不多的。银行完全可以把大额资金节省下来的成本以高利率返还给大额资金客户。随着利率市场化,完全有可能出现真正的“网上”银行,也就是实体网点分支机构很少、主要存款业务来源于高息同业协议存款的银行。虽然表面看,付出的利息成本会比较高,但是如果算上因此节约的网点分支结构的运营成本,还是划得来的。从这个角度看,小银行完全可以借助互联网金融实现对大银行的屌丝逆袭。

本文由彩世界时时app发布于财经新媒体,转载请注明出处:评说:银行的旧时期与余额宝的新思量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